首页  文件精神   党章党规  系列讲话  图片新闻  学习园地  先锋故事  工作动态  
 
当前位置: 首页>>先锋故事>>正文
 

【“两学一做”·我为什么入党】考验一直在路上——武警广西总队政委丁晓兵讲述入党故事

2016-06-19 来源:人民网-人民日报

“我是一名有着30多年党龄的党员,我的入党故事始终绕不开‘考验’这个关键词。”6月的南宁,闷热潮湿,记者见到了正在训练场上检查工作的武警广西总队政治委员丁晓兵,他黑红的脸庞挂满晶莹的汗珠。

独臂英雄丁晓兵,这位用左手敬礼的军人,30多年来不断面临考验,用一只手臂书写了一名共产党员的忠诚、荣誉和担当。

出征:一切为了祖国

回忆起当年入党的情景,丁晓兵依然激情澎湃:“当时还很年轻,对党的认识也比较肤浅,只知道党员是一个很神圣的称号,自己心里面非常向往。”

丁晓兵1983年10月入伍,1984年5月份入团,7月份就上了前线。到前线后,有一件事强烈地刺激了他。当时部队有个不成文的规定,就是执行危险任务时党员优先。虽然丁晓兵的军事素质还不错,但因为不是党员,所以每次执行任务都排不上号,错失了很多上前线的机会。

一次,丁晓兵在与其他同志争任务的时候,一个老班长对丁晓兵说:“你一个新兵蛋子,连党员都不是,我都还没有去,怎么能轮到你?”

老兵的话激起了丁晓兵的一腔热血,一种要入党的愿望突然强烈起来。于是,丁晓兵跑回帐篷,找了张靶纸,用匕首割破手指,在靶纸背面写下了入党申请书,这也是一份请战书:

“敬爱的党支部,我坚决要求参加这次战斗,打头阵、当尖兵,请党组织在战斗中考验我。这就是我的入党动机,非常直接,也非常纯粹,就是为了有资格上阵杀敌,有机会报效国家。”

后来,因为丁晓兵是连队第一个用血书写入党申请书的,这个近乎疯狂的举动感动了领导和战友,他如愿以偿上了战场,而且表现还不错。当年10月30日,丁晓兵在一次抓捕任务中被炸断右臂,身受重伤导致失血性休克,后来输血都输不进,曾一度被误以为光荣牺牲了。但丁晓兵的生命力相当顽强,各级党委首长高度关注他的伤势,组织人员全力以赴一连抢救了好几天,终于把他从死神手里抢了回来。

经过那次战斗,组织批准丁晓兵火线入党。

如今,30多年过去了,在组织的培养下,丁晓兵已经从一名新兵成长为一名共和国将军。然而,当年血书上“请党组织在战斗中考验我”这句话,却永远镌刻在丁晓兵的心头,也成为他对党组织从未更改的庄严承诺。

坚守:一切为了理想

在丁晓兵看来,战场上的生死考验虽然很残酷,但相比之下,和平环境中,各种诱惑对共产党员的考验,有时比战场上的生死考验还要严峻、还要复杂、还要现实,而且这种考验不是一时的,而是相伴一生的。

走下战场,丁晓兵首先面对的是去留选择。当时,丁晓兵的家乡准备安排他担任省残疾人福利基金会常务副理事长,还有公司邀他加盟,许诺给他房子、车子。这些优厚的条件对于一个20岁出头的年轻人来说,确实充满了诱惑,他也犹豫过,但最终他还是选择留在部队。“理由很简单,入党时向组织承诺过终生接受党的考验,不能因为现在少了一只手臂,就选择当逃兵。”丁晓兵告诉记者。

后来随着职务晋升,面对的诱惑越来越多、越来越大、越来越直接。2002年,丁晓兵在团政委的位置上还没坐热,就遇到了一件头疼事。一天,一个施工队老板来丁晓兵家拜访,自称是他一个老战友的朋友,想承包团里的自来水改造工程,临走硬是留下了两盒茶叶。丁晓兵后来打开茶叶盒一看,里面装的是两万元现金。第二天,他就把这两盒特殊的“茶叶”提到常委会上,建议取消这位老板的竞标资格,还让人设法退还了这两盒“茶叶”。

类似的情况,丁晓兵担任各级主官时都遇到过,只不过数额更大、手法更隐秘,但毫无例外都被他当场识破和严词拒绝。“战场上枪林弹雨中抓过俘虏,和平年代岂能被糖衣炮弹缴了枪?”丁晓兵态度坚决。

奉献:一切为了人民

组织上入党一生一次,思想上入党一生一世。

“我虽然组织上入了党,对党的感情也很质朴,但思想差距还很大,需要接受的考验还很多。”丁晓兵总忘不了自己经历的一次深刻教训。那还是他刚当指导员的时候,带着战士新开了一块菜地,因为没有种菜经验,菜长得很不像样子。当时,恰逢团里组织农副业评比,为了给连队争荣誉,战士们就连夜把附近老乡的菜移植过来装点门面,结果还真混了过去,丁晓兵也暗自庆幸。但是这个花招到底没瞒过团长,团长狠狠地批评了他,告诉他,作为一名党员,对党忠诚不能光喊在嘴上,关键是要体现在行动上。

去年,丁晓兵的老父亲去世了,他回去给老人家送别,多年不见的亲戚聚在了一起,有的人就对他说:“你现在当大官了,不能忘本,家里的这些侄子侄女全都指望你了。”这些年来,丁晓兵没有给家里的亲友办过什么事,倒是亲友们尽心竭力地帮他照顾父母。念及亲情,丁晓兵不好一口回绝,面露难色地问他们:“你们平时不是都很痛恨那些以权谋私、搞不正之风的官员吗?怎么到我这里就换了标准呢?难道你们希望我也成为那样的人吗?”话说到这个份上,亲戚们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。

直到现在,丁晓兵还时常想起当年那份用鲜血写成的入党申请书,“请党组织考验我”这句话更是久久萦绕心头。“我的答卷合格了吗?我对党的忠诚度是最纯洁的吗?我想,回答这些问题为时尚早,因为考验一直在路上!”丁晓兵说。

《 人民日报 》( 2016年06月19日 04 版)

上一条:王光国:趟出脱贫路的“愚公支书” 下一条:把幸福带给社区每个人——记长春长山花园社区党委书记、主任吴亚琴

关闭